手机版 首页

当前位置:奇事奇物网 > 知识库 > 正文

任铁生

更新:2024-06-22 02:40:54 编辑:奇事君

任铁生的失踪分析 在2008年10月6日得到任老师失踪的消息,10月7日进山协助搜救,联系人网名为“山魈老喷”及“逍遥”两位自愿搜救人员,搜救地点为门头沟的禅房附近,搜救的线索是任老师的家人

任铁生的失踪分析

在2008年10月6日得到任老师失踪的消息,10月7日进山协助搜救,联系人网名为“山魈老喷”及“逍遥”两位自愿搜救人员,搜救地点为门头沟的禅房附近,搜救的线索是任老师的家人在电信部分的协助下,查到的任老师所用移动神州号码的最后一次通话记录,也就是在2008年9月30日早上7:20左右和远在外地的一个弟弟的一次通话。又据了解中国移动北京公司禅房基站在2008年10月1日16点左右收到任铁生老师手机关机信号。根据这一消息绿野救援队及自愿救援人员展开大规模搜救。当时非常关注移动电话的轨迹,介于这一特点它会”移动”离开主人,移动到任何地方,手机也许会被偷,也许会不小心丢失,因为最后一个通话结束后任老师便下了车,在匆忙中没有准确的装入口袋也是有可能的,应该以人为主要线索,关键是要确定有没有人肯定的说见到任老师在此地出现过,如果没有就要采用刑事侦查的倒叙排查手段,也就是关键要有目击证人。2008年10月7日在山上住了一晚,当晚得到消息在十字道村有人见到任老师打听路的消息,第二天也就是2008年10月8日大队人马汇聚到十字道村集结点,向铁驼山重点区域进发。从2008年10月1日开始搜救行动截止2008年10月14日参与禅房、铁驼山搜救的人员已有一千多人次,其中有绿野救援队、绿野网友、京西HAM、切大队、饕十二户外运动俱乐部、燕捷野外拓展机构、各辖区公安、消防以及地方政府,还有任老师的所在的学校、任老师曾经的同学、曾经教过的学生、以及全国各地获知此消息的朋友在后方的大力支持,任老师家属对此非常感动,大家都希望尽快找到任老师的下落。2008年10月8日在铁驼山的搜救中,三人小组搜索了两处海拔800米的山头,进而搜索了小店子村以及下方一处废弃的32号矿洞均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信息,在小店子村我们遇到了当地迁走回来怀旧的四位村民,他们说以前都住在这里,后来因为他们居住的区域在矿井上方已经有很多处塌陷,为安全起见政府便强制住户外迁,留下了这些多半倒塌的房屋和塌陷的地面,问过如果人不小心走到这里有没有陷下去的可能,回答是可能的,问:“这里人都搬走了吗”?回答:“是的”,又问:“那上面还有一户人家没有搬走的你们认识吗”?回答说:“不认识,知道那是打猎的”。(这一点在铁驼山搜索中看到的几十个钢丝套子得到了证实)想找这个猎人了解一下有没有见过任老师经过此地,但房门上锁家中无人,从痕迹上看有一个星期没有人住此居住.....猎人的新消息2008年10月16日早)上山后去了小店子村附近搜索,后来移动到我文中提到的那户人家,攀谈中了解到,主人国庆节期间不在山上,最近又去外地刚回来,看到院子里采购了些机械设备,房前一位老人在忙碌,似乎是这家主人的母亲。他没有回答他是不是猎人,也没有否认,说附近有很多人在山上下套子的,主人是四十岁左右的样子衣衫干净整洁,表述及行为上感觉文化水平一般是相对朴实的山里人,眼神中没有让你怀疑的神情,中午家里来了客人刚和几个朋友喝了酒,心情不错的样子。其他朋友的分析我也看了,也都有怀疑猎人可能,但此猎人非彼猎人,有待警方的调查结果。另外了解到小店子村以前却有人走着走着掉入地下的情况,但现在发生的可能性几乎没有。铁驼山海拔大概有1100米,属次生混交林带,杂草以及硬杂灌木较多,但植被并不丰厚,郁闭度也很小视野宽阔,从时间上判断任老师应该是在2008年9月30日中午12点左右到达2008年10月9日搜救队发现任老师迷路后的宿营地附近,天气为晴天,但能见度并不好,任老师休息时记下了此时12点钟太阳的方向,任老师向铁驼山最高处进发,一路上他在在关注哪里有核桃、哪里值得探险,所以走得并不快,大约16点从另一个方向折返却到了山楂林附近,这时发现这一路段并没有可以走出去的小路,加上能见度不好他迷路了,这时天也渐渐黑了,没有太阳的参照就更加难辨方向,走了很久发现这里的几个地方已经走过,任老师拿出报纸绑在灌木丛上做标记已确定这里我走过了大约在19点的时候确认自己彻底迷路,为了保持体力不盲目的继续找路,任老师便在最后一处报纸标记附近踩倒灌木铺垫下面,上面以茅草覆盖作为露营地的床铺休息了,入夜的山上并不安静,加之夜晚较为寒冷任老师衣衫单薄也没有怎么休息。10月1日山里天气多云有雾能见度依然不好,任老师恢复了一下体温便到露营地两边的高地上辨别方向,(这也就是后来的搜救人员看到的没有走下去几条小路)临近中午任老师回到露营地点,通过9月30日12点钟上山时太阳的方向,确定了东北方向也就是纸上所写的十字道村方向,留下一纸便条上写:“5中分校退休教师任铁生9(月)30日登上铁驼山归程中迷路,在此处山上住一夜,10(月)1(日)12点开始顺山梁向东北方向向十字道村行动。为防万一留此条,受托路过的一切人。”然后避开9月30日绑缚的标记向十字道村方向行进。根据任老师的经验,他此时完全可以正确的判断出方向,也不会留下去东北方向的字条然后朝另一个方向行进,更不会盲目的朝悬崖方向移动,这时的体能也不允许走什么其他的探险之路,所以我推断任老师已经找到下山的路,沿途以及其他任何方向都没有再发现标记和字条,这也说明任老师没有再迷路,否则他会再次留字条指明前进的方向。分析任老师应该在回去的后半段路程上出了意外,也就是接近山下的某处。起初判断任老师的健康状况,后据了解任老师身体健康,也没有心脏病史及器质性病变的报告,那就只有临近山下的几处断壁、附近的矿坑、暗沟、塌陷处。再就是下山时或者说准备下山时遇到了第二人,这个人对这一路段相当熟悉,也相当危险(这里假设),假设的理由是2008年10月9日“山魈老喷”小组在前往滴水岩方向搜救的山沟里发现了一具白骨;在2008年10月12日另一队绿野搜救小组又在任老师露营地不远处发现了一具白骨,从着装的季节看两具白骨不是同一时期死亡的,2008年10月13日搜救队员又发现了几件小孩子的衣服,当地警方已经介入调查。搜救中发现两具尸体据绿野救援队队长“远山”介绍,在连续搜索中,已经发现两具尸体,其中11月9日在铁驼山往滴水岩方向的路上发现一具村民装束尸骨,11月12日在铁驼山南侧一处山包上发现一年轻女孩装束的尸骨,目前,警方已经介入调查。任铁生家人表示由于搜救人员连续发现尸骨,目前也不能排除任老师遇害的可能。另外我们发现离任老师露营点不远处有排便用过的手纸,但没有粪便,经家属辨认不是任老师物品,种种迹象表明任老师遇害的可能性不是没有。在没有找到任老师之前一切猜想假设都是有可能的,只要一天没有找到任老师我们就相信他还活着!基本没有生还希望,但我们不甘心11月7日一早,红十字救援队在网上发表一个帖子称:红十字救援队11月8号晚进山继续搜索任铁生老师,广泛招募志愿者。记者按照帖子上的电话联系到了“票友”——此次活动的负责人之一。说明来意后,票友的第一句话就说:“任老师已经失踪一个月了,他所带给养很有限,所以他的生还希望可以说完全没有了。只所以继续组织力量搜寻,是因为我们不甘心。”票友说,虽然之前民间组织过多次搜救行动,但是因为各支救援力量在资金、装备、经验、管理等很多方面的具体情况有所不同,搜救结果并不理想,“搜救面积虽然很大,但依然存在不少盲点。”他告诉记者,虽然任老师现在已经没有生还可能,但是他们不甘心就这样放弃,他们希望继续组织力量,力争实现搜索上的突破。“这次事件永远不会画上一个句号,这次搜救行动也折射出很多问题。我们继续搜救的同时也希望能不断锤炼自己的搜救水平,积累经验,以便将来在参与搜救行动时取得更好的结果。”组织核心力量参与搜救票友说,帖子发出后,马上收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电话,有报名参加搜救的,有电话咨询情况希望提供帮助的,还有对搜救队进行鼓励的,“这些电话让我们很感动。”他介绍说,由于搜救行动具有很强的专业性,需要有一定基础的人才能胜任,因此他们在发帖招募的时候就注明要求参与人员必须是经验丰富的,必须具有山地、穿越、攀岩、无线电通讯、紧急医疗等基本户外经验。票友表示,综合考虑多方面因素后,他们最后组织了两拨大约15人的队伍出发进行此次搜救行动。这些搜救人员全部是来自红十字救援队交流平台的核心力量,经验十分丰富。“第一拨队员是在7日晚出发的,第二拨人也与今天上午出发了,预计9日傍晚返回。主要搜寻范围还是在铁陀山的部分地区,这也是前期搜救行动的一个盲点地区。”网友纷纷祝福期待奇迹发生在红十字救援队的招募贴里,网友们纷纷留言祝福任老师。有的网友说:“任老师,一定要平安啊!你的家人还在等你!”有的网友则表示:“祝好人一生平安!”一位惠州的网友说:“我觉得心里揪得紧紧的,我希望,我祈祷,上天不要辜负所有不放弃的人们,让他回来吧!”还有一位网友的话得到了很多人的响应,他说:“期待奇迹的发生。”一位网名叫“大爱无边”的网友在论坛里发表了一个不断更新的帖子:搜救任铁生老师最新进展《任老师,你在哪里?》他把一个月来搜救任老师的各项行动和进展都向网友们进行了总结和公布,还和网友们一起分析任老师的失踪地点、搜救方式、搜救路线选择等问题。许多网友都跟贴发表了自己的看法,祈祷祝福任老师能够平安归来,帖子的回复已超过了43页。

北京教师爬山时意外失踪,搜救13年无果,一张纸条引发了什么猜想?

2008年9月29日晚,任铁生已经准备好了行囊,并告知老伴明天他要去门头沟一带爬山运动。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他当晚就能回家。第2天凌晨,当妻子还在熟睡时,任铁生就出发了。可是到了晚上10点任老师还没回来,他的手机也一直打不通。此时,他的妻子已经十分担心。儿女们安慰她说,或许父亲没有及时下山,而山里信号不好,说不定这时已经在山里睡下了。10月1日10点左右,在任铁生的手机仍然无法接通的情况下,家人不得不选择报警求助。北京警方立即联系了民间登山救援队寻求帮助,数十人陆续赶到现场研究救援路线。在得知任铁生失联的消息后,原5中的同事提供了一条好消息,昨天下午3点左右,他曾打电话给任老师约他去外地旅游。任老师回复他,正在门头沟爬山,最快也要晚上7点才能回家,赶不上他们出发的时间了。据跟他通话的老师回忆,当时任铁生说话从容、声音洪亮,身体状态还是不错的,也未遇到什么麻烦。警方因此判断,任铁生至少在昨天下午还是很安全的。警方和搜救队马上开始沿着一些常规路线进行搜救,可是并未发现任何线索。晚上,大家劳纍一下午却无收获,正在灰心丧气之时,突然接到通讯公司传来的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10月1日16时左右,任铁生的手机信号曾出现在妙峰山附近的禅房村。10月2日一早,搜救队分派人员按照多个路线,以禅房村为中心展开搜救。可是经过3天的连续搜救,并没有发现任铁生的踪迹,只是找到了一个疑似任铁生所穿登山鞋的鞋印。此时,距离任铁生失去联系已经长达80小时。这也预示着,如果任铁生发生了意外,他生还的可能变得越来越小。时间来到10月7日,就在家属陷入绝望时,任铁生的手机信号在北京西站出现了。当警方接到通报,按照任铁生的手机号码打过去时,却显示手机已关机。经过一番分析,警方判断任铁生的手机不知为何,已经到了别人的手里。那以前根据手机信号出现的位置,实施搜救的方向就是完全错误的。任铁生到底去了哪里呢?警方和搜救队无奈只能回到起点,在妙峰山附近再次展开调查和搜寻工作。不料出奇的顺利,就在当天上午,有一个小商贩看过任铁生的照片后,确认在9月30日上午见过他,并给他指出了到王平镇的道路。警方赶到王平镇,在挨户询问时,一村民反映,任铁生曾向他打听过,往铁驼山应该走哪条路?至此,大家确认了任铁生真正失踪的地点是铁驼山,之前搜救的努力都白费了。找到了正确的方向,警方和搜救队立即加强了搜寻力度,甚至还动用了警犬助力。果不其然,在铁驼山找到了任铁生的踪迹。用《北京青年报》制作的路标纸条(任铁生家订阅的报纸),从山脚一直标记到山顶。在另一条下山道路旁的宿营点,发现了密封袋里任铁生的留言纸条:五中退休教师任铁生,登铁驼山归程迷路,在此过夜。10月1日12点顺山梁向东北方向十字道村下山,以备万一留此条,爱给路过的一切人。经家属确认,这是任铁生的笔迹无误。搜救队先是在宿营地附近找到一具盖着衣服的白骨,又顺着任铁生下山的方向继续搜索,结果在一处断崖下,找到了第2具白骨。从时间上看,虽然这2具尸骨肯定不是任铁生的,但一股不祥的预感还是萦绕在众人的心头。搜救整整持续了一个月时间,任铁生存活的概率已经非常渺茫,警方和救援队不得不宣布放弃了搜救行动。自此,任铁生的去向彻底成了谜团。有人从任铁生留下的字条内容,找到一些蛛丝马迹,推理他是受人胁迫,最终遇害。推理如下:1、“以备万一留此条”这句话,为何普通的下山之路,要跟写遗言似的,留下“以备万一”的字眼,当时有何危险?2、“爱给路过的一切人”这句话,更是让人难以理解。一个教书育人很多年的老师,怎会写出让人莫名其妙之语?有人猜测,任铁生是用隐晦的词语表示,自己所用的爱立信手机被一个拿刀的人抢走了。这就能解释,他的手机信号后来为何会出现在禅房村和北京西站这两个地方了。可惜,最终拿走任铁生手机的人一直未被找到。大多数人认为大面积搜山后,还未找到任老师,基本确定这就是人为作案了。

任铁生老师找到了吗

1. 任老师30号下午都干了什么?为什么任老师没有向二三百米外的乔木山楂平台靠拢?为什么没有选择在乔木山楂平台宿营?
任老师11:00左右上山,沿路行进,正常在12:00应该可以登顶。基本可以肯定,任老师在接近铁坨山主峰之前,是基本沿着小路行进的,速度应该不会太慢,不断停下来观察地形、记忆路标是可能的,最多耗去半小时。即使主峰的山坡上失去道路,在灌木中穿行,最多也再耗去半小时。这样计算,任老师最迟应该在13:00左右登顶。任老师30号的宿营地A点在主峰南面六百米左右的的垭口处,天黑的时间应该在6:30左右,即使谨慎,任老师应该也不会在17:30之前就开始寻找营地。那么,这至少四个半小时的时间,任老师干了什么?难道一直在铁坨山附近转圈子?这似乎不大可能。如果我们对报纸路标的推测没有错误,任上山时候从失去道路的位置可以很清楚看到铁坨山顶(距离500米以上)。这说明30号中午能见度还不错,如果任登顶后立即原路返回,仅是凭借大致的位置感,应该也不会有迷路的可能性。
推测:任老师并没有试图立即原路返回十字道。他选择了另外一条出山的路线,并且没有走通,在傍晚即将失去地标支持的情况下勉强返回了铁坨山下,不得不就地宿营。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任老师没有向二三百米外的山楂平台靠拢,为什么没有选择在山楂平台宿营。
选择了另外一条出山可能有几个原因:首先,十字道交通不便,距离山下的王平车站很远(10km以上),而且村小不容易租车。其次,不愿意走回头路。再次,时间尚早,从西南滴水岩出山,从北面的新阪桥-玉皇庙-灰地一线,从东南的潭柘寺一带出山都是可能的选择。

任老师在30号下午去了哪儿?
第一, 如果选择潭柘寺,应该先向十字道方向前进,不会有多大困难,走不通应该选择返回十字道,没有道理返回铁坨山下宿营。
第二,如果选择滴水岩,这个方向我没有走过,迷路或者遇到断崖不能通过的可能性有多大,不能判断。不过,如果走不通,返回铁坨山下宿营,第二天再走十字道的选择应该是合乎情理的。而且,这个方向上很可能有很大一段距离没有手机信号,这也解释了在确定不能当晚回家后,任为什么没有给家里人打电话。
第三,如果选择北线出山,从地图上看,主峰西侧向西北一直延伸到大华煤矿、玉皇庙的的山脊相对平缓,是最有可能走通的选择,不知道有山友搜索过这条山脊没有?是否能够走通?另外,由于距离大华煤矿最近,这一片山区是否就是所谓存在“竖井”的危险区域?考虑到任很可能没有详细地图,站在主峰上,只是凭借自己的方位感、方向感和目视的结果选择向正北行进也是可能的选择。我没有走过铁坨山顶正北或者东北的山脊,不过,从这些区域外缘的大沟中看来,在这个区域遇到断崖的可能性很大。而且,由于这个方向很难通行,也不大可能有小路,任如果向这个方向行进,速度一定非常缓慢,而且艰苦。如果走不通,返回铁坨山下宿营也合乎情理。当然,从地形上看,在铁坨山北部的山脊上,手机多半会有信号,而且从那片区域赶往A点营地的应该会经过铁坨山顶。正常情况下,铁坨山顶是有信号的,虽然不很理想。当然,也不排除傍晚以后的雾气影响了通讯距离。

2. 为什么任老师会耽搁至1号中午12点才离开宿营地?
分析:
任老师是地理老师,爬山经验丰富,在正常情况下,没有失去方向的可能。虽然任老师也许没有来过此地,但是,单人问路上山,一路上一定非常注意地标和道路走向,在正常情况下,断无找不到下撤方向的理由。任老师上山时候,应该也通过乔木附近,任老师不熟悉此地,上山过程中不可能注意不到这棵树以及下面的平台和旁边的山楂树。如果,任老师1号到了山楂林平台乔木处,并继续向东北方向移动,即使没有找到小路,沿着山脊行走也没有多少危险,出意外的可能性很小。

推测:任老师没有带定向设备,而且10月1日山上能见度一定很差,很可能有大雾弥漫(关于天气的佐证材料见文后附录),铁坨山顶的铁架、乔木、平台、山楂树这些本来站到稍高一点的山坡上就可以一目了然的地标都不可见了。因此,任老师不能够通过地标选择经过山楂平台的最佳路线。也难以确定一个准确的方向进行探路。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会耽搁到第二天中午才离开营地:任老师希望借助太阳确定方向,耽搁到中午,说明雾很大。中午离开营地时候,太阳的位置很可能仍然不清楚,但是考虑到已经过了阳光最强有力的时段而且六个半小时后天就黑了(考虑大雾,可能只剩五个半小时左右),因此任老师不得不在方向不是很确定的情况下出发了。他出发时候对方向的判断,可能是依据前一天对营地附近一些标志物的方位感,也可能是依据天空中依稀的光亮对比。总之很可能是不很可靠的。而且,即使对营地附近一些标志物的方位感判断正确,一旦离开营地,在灌木中迂回也会很快失去正确的方向。

3. 任老师1号离开营地后去了哪里?
任老师的主观意图已经写明白了,“顺山梁向东北方向 向十字道村移动”。那么,他这句话如何理解呢?

A.沿着营地-山楂向东北移动。
如果任老师1号离开营地时候能够比较准确地判断方向和自己相对于铁坨山主峰地位置,应该会由宿营地向东北方向移动(这其实也是最好的选择),很快就会到达山楂林平台乔木处,即使第一天没有走过此地,也应该很容易在这附近发现返回十字道的小路。因此,从山楂林平台向东北方向直到十字道是任老师最有可能选择的方向。即使发现不了小路,从平台处沿着山脊行进道路情况也比较简单,一直到任老师第一个路标处都没有大的分支山脊,而且山脊一直可以通行,没有断崖。到了第一个路标处,各个方向的路迹就更加明显,没有迷路的可能性。但是,从十字道到山楂平台这一段,已经过多次搜索,存在死角的可能性不大。唯一可能的死角是铁坨山正东、距离铁坨山大约是铁坨山与十字道距离一半的那个山头(下文中称之为“铁坨山东高地”)。这个高地已经过多次搜索,不过,不知道高地向北的山脊是否经过搜索?如果向北的山脊遇到断崖,那么这个山脊两侧的沟也应该重点搜索。西侧的沟,11号6组、18组(15组?)已经仔细搜索。东侧的沟不知道是否搜索过?

B.沿着主峰向东北延伸的山脊移动。
如前文所述,任老师很可能对方向很没有把握,而且他应该很清楚在大雾中很容易失去既有的方向。所以,他有可能会选择从铁坨山沿着东北山脊返回十字道,理由如下。
第一, 在大雾不能定向的情况下,沿着一条有明确走向的山脊行进,不容易迷失方向。
第二, 任很清楚十字道在铁坨山东北方向,直线距离不到3km;
第三, 30号任从铁坨山顶上很可能看到了向东北延伸的山脊;
第四, 任并没有详细等高线地图,不能预见到那条山脊会被断崖和大沟割断;
第五, 任上山时候,很可能注意到小路北面的山脊,铁坨山东北的山脊可能会让任猜测二者会在某处向交。
这也解释了任为什么会用“山脊”二字。毕竟,从营地竟直接向山楂平台的A路线更接近横切,而不是山脊。
若果如此,任老师很可能会碰到断崖。而且从铁坨山主峰向东、向北发散的多条山脊都是断崖结构,任老师很可能在不断尝试这些山脊过程中消耗严重。在多次碰壁之后,天色将晚之时,任老师很可能会冒险下断崖,或者从相对缓和一点的山坡下沟。因为,任老师可能会感觉自己的水、食物和体力都不允许他再在山上熬一夜了。如果是这样,任老师被困于两级断崖之间,或者在某处断崖受伤的可能性就很大了。

C.由于完全搞错了方向,任选择向东南方向山脊移动。这条山脊很短,如果任不改变方向,很快就会下沟,下午四点禅房不大可能收到其关机信号。因此,可能性不大。

D.由于完全搞错了方向,任选择沿着向南方(酒漏子尖沟方向)山脊移动。在到达酒漏子高点之前,应该都有希望和禅房通联。不过,从图上看,从营地到酒漏子应该不会超过一小时路程。出发四个小时后,任还在酒漏子北坡转悠的可能性不是很大。
三. 推论
综上所述,我个人认为任老师被困的地域最有可能集中于(可能性递减)
1. 铁坨山东面、北面的山脊区域及其间的山谷、断崖;
2. 铁坨山东高地以北的山脊及其东侧山沟;
3. 酒漏子沟主峰附近。
建议考虑再次重点搜索上述区域。我认为任老师仍然位于铁坨山周边的可能性仍然很大,想想娘娘府搜救就知道,我们的搜索往往留下来许多的死角。而且,搜索上述地形,人多没用,建议指挥选择自己了解信任的山友组成3人分队按照详细指定的范围搜索。

附录1 事发时铁坨山附近天气的资料

交流的山友大多对9.30~10.1天气晴好坚信不疑。我也相信30号天气不错。不过,从逻辑上判断,在1号任老师很可能是遇到了大雾。查阅门头沟的天气记录是一个办法,不过,门头沟距离铁坨山较远,而且,可能与山区气候差异较大。为此,我想到参考东南方向的潭柘寺。因为潭柘寺是距离此地最近的重要地标(约8km),而且两地处于同一片山区。十一期间游人如织,这些游客在网络上留下来大量的游记和照片,可以较为准确地反映那几天潭柘寺的天气状况。

好像还没找到吧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任贤齐老婆

最新文章

阅读TOP10